cn天苑,欢迎来k3219737114

画给这种咕咕的 @今天晚子画画了吗 你们尽情催他稿xx
其实算是文字游戏的剧透(???)
占tag歉。

与魔共舞②

本章ooc归我,其他人归官方。


   距上次的单子结束后的几天里,花心一直没有给小心什么好脸色。天也是阴沉沉的,一直下着暴雨。

   小心打开窗户,站在旁边,出神的望着外面如帘的大雨。

   “在想什么呢?”

   温柔的男声从身旁传来。小心没有回头,只是回过神来,含着笑意的回答了他的话。

   “在想我们的初见。”





   小心与伽罗初次见面,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雨天。不过那时候的小心,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而已。

   那天,小心的学校组织一个三天两晚的野外探险活动。不巧,活动的第二天便下起了大雨。没有老师陪伴的学生都有些惶恐,于是小心在人们的推推搡搡中被推离了队伍,一个人迷茫的在山里来回乱转。

   好在他的运气还是相当不错的,走了近半小时便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山洞。小心走进山洞里,即使这个山洞看起来一些可疑。

   山洞很深,走了许久也没有走到头,不过里面隐隐约约的穿出了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小心有些好奇,便怀着“反正都迷路了就在这里转转吧”的心理,向声音的发源处走过去。当他来到山洞底部,看到眼前的景象,眼底里闪过一丝惊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他看见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蓝发男人盘着腿坐在地上,双手双脚被固定在墙上的铁链锁住。小心没有说话,他默默看了一眼男人头上的一对漆黑的角,没有发声。反而男人倒是对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类怀满了兴趣。

   “人类,你不怕我吗?”他扯了扯嘴角,抬头勉强的向小心笑道。

   “为什么要怕。”两个人的视线共同转向男子手上是铁链。“也是。”男子苦笑了一下,然后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伽罗,是一个恶魔。”

   “恶魔……”小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小心。”

   伽罗转头看了一下四周,看起来有些疑惑。“小心,小心什么?”

   “我的名字。”小心没有说什么,看得出来,他已经习惯眼前人的反应了。

   “原来是这样……”伽罗有些尴尬的朝小心笑了笑。“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普通人类看见恶魔,没有尖叫着逃跑呢。”

   “你不是坏人。”小心下意识的回答道,但他想收回这句话却无可奈何。伽罗被这句话提起了兴趣,他稍稍往前挪了挪。

   “为什么,你们人类不是说恶魔都不是什么好家伙吗?”

   小心抿了抿嘴,过了半晌才憋出了一句话:“直觉。”

   伽罗愣了一下,僵在原地。过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直起身端坐在小心的面前,脸上写满了凝重二字。“小心,我问你,你认为恶魔可不可以和人类和平相处。”

   小心没有意识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快速的回答了他。“可以。”

   伽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紧的盯着小心的眼睛。“现在魔界秩序混乱,你愿意帮我重新整顿魔界,让两界和平吗?”

   小心没有说话,他攥紧了拳头低着头,想到了现在正在远处于魔物厮杀的甜心与自己小时候被一群疯狂的魔物困在原地的场景。“……好。”

   “太好了,终于有人愿意帮我了。”伽罗松了一口气,用手遮住脸。

   “我要怎么帮你。”小心看着铁链,皱着眉询问着伽罗。伽罗两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然后把手放在膝盖上。

   “你愿意与我签订契约吗?”

   “契约?”小心有些疑惑,等着伽罗继续说下去。

   伽罗郑重的点了点头,伸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关系示意图。“这份契约可以让你使用我的力量,而我也因这份契约提示了自身的能力。”

   看起来是个一箭双雕的选择。

   小心看着画在泥土上的示意图,考虑了一下其中的利益关系,最后决定下来,与他签订契约。

   于是两人伸出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两人各自的手背上也显现出一个暗紫色的图案。伽罗站起来示意小心往后退,小心闪到一旁,看着他稍稍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四肢,使用着全身的蛮力将链条挣脱开来。

   “快走吧,一会凯撒就要来了。”伽罗拍了拍他的肩,问了一下小心原本的目的地,抱着他的腰回到学校安排的旅馆外。小心也来不及询问凯撒的信息,只能拜托他把自己带回了那个因自己失踪而惊慌的旅馆。



   “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带你去魔界了。”伽罗从回忆里苏醒,用手轻轻的揽住小心的肩膀。“我已经联系过了阿卡斯,他在里面给我们做接应。”

   “好。”想到未来自己就会与眼前人一起去闯过最后的难关,心里不免的有些激动。

   伽罗在心底盘算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博士那边怎么办?特别是花心……”

   “我知道。”小心快速的打断了伽罗的话,向他示意自己一个人会解决这个问题的。伽罗也很配合的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一下时间,顺势把小心拉回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不早了,明天再计划吧。晚安。”

   “好。”

   一片黑暗。



   在花心[自认为]的冷战下,他和小心直接的关系并没有缓和。不过,这对他的私生活并没有添加什么麻烦。

   今天的小心也在伽罗的安排下,独自接了一个乙级的单子。美名其曰,是为了小心自身的实战经验。

    完全不能反驳呢。

    于是一人一魔[方]来到这一回的目的地——一个大晚上还闪着惨白色灯光的医院。不过,这次跟着一起来的还有跃跃欲试的开花粗。

   这两组在医院门口就很尴尬的相见了。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四个人互相干瞪眼了一会,开心率先伸手指着对面的小心,冲他问道。当然的,回答他的只有路边的虫鸣。

   “……无聊。”面具下的小心眼神稍稍暗了一下,转身就往里面走。

   花心站在原地,有些恼怒的在跺了跺脚:“这个混蛋!我们快进去,不能让他抢了主角的风头!”

   “那我们赶紧进去吧。”开心迫不及待的拉着两人直直的推开大门,闯了进去。



【注:以下为特效极差的打戏。】
   这次的魔物能力还是蛮好的,至少他制造了迷宫,给小心制造了一个不小的麻烦。或许是小心的运气蛮好的,他很快就在迷宫里乱转,转到了迷宫终点,比拿着粗心做的寻魔器找到终点的三人慢一步。

   “没关系,主角总是最后出场的。”花心扶着墙壁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自我安慰道。

   “嗤嗤嗤……”

   刚在粗心想要说些什么,便被一阵奇怪的邪笑给堵了回去。小心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没有说话。

   “新鲜的……食物……”黑色的影子在地板里一闪而过,而又一跃而起,猛的扑向看起来懵懵懂懂的粗心。

   “粗心,小心啊!”

   “哎……”粗心毫不含糊的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了他的枪。“粗心飞弹!”

   魔物堪堪的躲闪开了朝他飞过来的飞弹,忽的一转身,扑向旁边正在蓄力中的花心。

   “小心。”小心冲过去,抽出刀挡在他的面前,恰好挡住了魔物刺过来的手。“我才不要你保护!花心磁力!”花心看自己的风头(?)被抢走,直接跳到一旁,双手一挥,试图捆住眼前的魔物。

   可惜魔物想蛇一样,从磁力链之中溜了出来。
 
   “什么,不可能吧!”花心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

   “开心铁拳!”开心没有停下,直直的冲过去,向它的脑袋上来了一发,可惜那个魔物用它柔软的身子,弯腰躲了过去。

   “粗心捕捉网!”粗心没有发愣,朝那里来了一枪。

   “粗心!”结果开心被粗心的网住了。“对不起哦……”粗心尴尬的挠了挠头,尴尬而不失优雅的笑了一下。

   “不要分神。”小心提醒了这么一句,但还是被划伤了,一丝丝的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手臂上滑下。

   “血的味道……”魔物像是被血的味道刺激到了一样,突然开始疯狂的扭动着,体型在那一瞬间突然膨胀至原来的两倍。或许是因为魔物感受到了伽罗的气息,它直直的越过小心,扑向他身边的花心。花心完全没有意料到眼前这种情况,像一个木头一样愣在原地。于是花心被提溜了起来,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魔物看出了其余两个想要扑过来的迹象,在手上继续发力。“如果你们不像让他死的话,就不要过来。”

   “那你尝尝这个!”带着杀气的男声从魔物身后传来,一把湛蓝色的长刀架在了它的脖子上。魔物感受到了气息,颤抖着稍稍回过头,看见那张被墨镜遮住的脸,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伽罗也没有和它废话,直接给它抹了脖子。

   “结束了?”小心走过去,看着渐渐化成灰的尸体,低声问到。

   “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去了。”伽罗拉着他,准备回去。

   “等一下!”花心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咳嗽了两声。“你……是小心吧。”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这一次……谢谢你了。”

   听到这一句,小心微微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走了。

   此后,花心对他的态度也变得温和了不少。

————FIN————
①这种回合制有没有什么看点的打戏……我目前也只会这样了

②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完结。

③伽小直接没有太多的感情戏,你们就认为这两人是已经在一起了。
  

与魔共舞①

     

  宅博士是除魔联盟的重要人物之一,有一部分原因,便是他收养的三个孩子——开心、花心、粗心——全是联盟中央上层,最器重的三个人。

   小心很清楚这一点,这一点是联盟所有人,甚至是属于,雇佣兵行列的除魔师——心里都必须一清二楚……而且他将随着自己的母亲桃子和姐姐甜心,一起住进宅家。

   他停下翻阅资料的手,叹了一口气,伸手握住桌子上暗色系的魔方,看着它自动打乱,再由自己快速的将它还原。

   “小心,准备好了吗?”甜心敲了敲门后,便拉着一个粉红色的旅游箱站在门口。

  “好了。”小心将魔方塞进他的卫衣口袋里,再顺手将有关宅家的资料放进背包里。拉着自己的旅游箱跟着家人离开了这个生活了进十九年的房子。






   他们很热情。

   小心刚见到宅博士他们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

   “哎……这就是我的妹妹/姐姐和弟弟啊!”三个人围着甜心和小心的周围来回乱窜,而宅博士则环住桃子的腰,满怀笑意的站在一旁。

   除了花心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的快乐的笑容。

   花心将视线从甜心身上转移到小心身上后,便像是收到惊吓似的往后退了一步。“恶,恶魔!你这小子……”他咬牙切齿的快速凑近,一把攥住了小心的衣领,死死的盯着他暗红色的眸子。

  “什么恶魔?”小心歪了一下头,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你……”

  “花心!”开心拍了拍他的肩,阻止了他的进一步的动作,但他自己在凑近两人时,也忍不住向小心投去了疑惑的眼神,很快便转向花心。花心有些不服气的退到一旁。

   宅博士松开拦着桃子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甜心和小心的肩。“来吧,我带你们去卧室看看。”

   于是这两个孩子便跟着宅博士上了楼。





   或许是桃子在搬家前,给博士发了两张卧室照片的缘故吧,现在的这两个房间和以前的房间很像。

   “我怕你们换了房间有些不适应,所以我特地找桃子要了几张你们卧室的照片。”宅博士挠了挠头,向他们笑了一下。“希望你们可以适应这里。”

   接着,两人听着博士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后(类似于不要和开心扳手腕或者不要乱碰粗心的东西之类的),全都乖乖的将自己的行李里的东西摆放好,准备回到客厅。

   把魔方放在卧室里的小心刚准备下楼,却感受到放在口袋里手机的轻微震动。他摸出手机,翻了一下突然发过来的短信。

   [鸡蛋牛奶喵:最近有大单子了!]
   [鸡蛋牛奶喵:要不要来接?]

   小心抿着嘴想了一会,将头从手机里抬起来,看了看楼下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又将头低下来,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的滑动着。

    [黑猫:好。]
    [鸡蛋牛奶喵:成,一会我把资料发给你。]
   
    看着迅速恢复的短信,嘴角微微勾起,顺手将手机塞回口袋里。走下楼梯,回到客厅。






   夜深了,小心习惯性的穿上塞在衣柜角落里且不容易被发现的黑色紧身衣,用一个新的黑色面具罩住了脸,打开窗户一跃而下,融入黑暗中。一手紧紧的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握着泛着淡淡蓝光的长刀,迅速的前往杀手猫发给他的坐标。

   这次所要杀的魔物达到乙级别,相对的,报酬也很丰厚。

   任务目标的所在地是在一个荒废的学校里,离宅家也有一段的距离,但这对把速度栏点满的小心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

   在导航的帮助下,小心迅速找到了等候在门口的杀手猫。

   “久等了。”

   “啊,我也刚到。”杀手猫笑嘻嘻的摘下了戴在头上的帽子,“赶紧开始吧,早完事早回家,也免得你家新加的几个人怀疑。”

   小心认同了他的话,小幅度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杀手猫的后面,来到雇主所描述的地方。

   幽暗的月光照在破裂的玻璃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玻璃上有一丝黑气不停的游走着,而后迅速的消失不见。两人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周围,一边慢慢的走上天台。

   “好安静啊……”杀手猫御了下防御的动作,有些奇怪的回头看了看天台生锈的铁门。

   小心没有说话,他来到天台的边缘,手轻轻的搭在摇摇欲坠的铁栏杆上,伸头往下面望去,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有关这个魔物的线索。刚想回头对杀手猫说些什么,便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推力。小心微微张开嘴,来不及发声就掉下天台。

   “小……嗯,人呢?”杀手猫在角落里站起身来,拍掉了手上的灰,回过头却找不到人。

   就在这时,周围的温度慢慢的降了下来,空气中有几缕黑气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来,在天台中央凝固成一个黑色的人形。

   魔物活动了一下细长的手指,有些不屑的歪了歪鲜红色的嘴。“这次的除魔师这么弱的吗?这么快就解决掉了一个。”

   杀手猫看到中央的魔物,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迅速的将一直藏在衣袖里的小刀滑出,把它紧紧的握在手中。“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可就……”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直直的冲向中央的魔物。当然,魔物也不会束手就擒,站在原地用手背抵住了他的小刀。在两物撞击时,发出了钢铁撞击的声音。

   “呼呼呼……普通的冷兵器可是上不了我们的。”魔物邪笑着在手臂发力,把杀手猫击退三四米。

   与此同时,天台上积累的近两三年的灰尘也飞舞在空中,缩短了所有人的视野。

  但魔物的视线相对于人类,还是要更上一层楼的。他快速的冲过去,掐住杀手猫的脖子,把他抵在墙上。“真是无聊,这么快就要死了……那我就要让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

   “是么?”杀手猫的手死死的掐住了魔物的手腕。“那你可别后悔……就是现在!”
  
   “小心顺斩。”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魔物的身后,提着刀直直的刺入了他体内的核心之中。

   魔物有些不可思议的松开了掐住脖子的手,颤抖着低下头,看着穿透身体的长刀。“什么,你们人类的冷兵器不是……”

  “谁跟你说这是普通的冷兵器了。”杀手猫看着小心收回长刀,抬脚将半死不活的魔物踹到一旁,看着他迅速爆炸开来。

   “回去吧。”小心看着长刀变回魔方的形态,继续扭了两下。

   “嗯,走了。”

   两人大致的清理了一下现场,迅速的从学校后门离开。不过,在他们走后没几分钟,天台上便迎来了三位新客人。

   “看来我们来迟了。”花心仔细的观察了周围,愣是没有察觉到一丝魔物的气息,有些恼怒的在原地跺了跺脚,“看来又被那些行外的除魔师抢了先。”

   开心没有接话,抬头看了看远方,好长一会才说道:“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FIN————

①宅家所有人里,开花粗甜和宅博士是职业除魔师,只有小心是雇佣兵行列的“行外”除魔师。而桃子姐姐是毫不知情一个普普通通的播音员,没有什么特殊的。

②其实小和杀手猫的计划是——小心假装坠楼而死,杀手猫什么都假装萌新,然后被要挟×,最后由双雄结果魔物。

③本章伽没用人形出场,不过下一章会写两人相遇的情况。

④本次cp只有伽小。

P1是伽罗和小心喵喵×
     私心tag伽小
P2是魔伽大头
全是练习上色的产物。

开宝剧组Oracle Game游戏群宣


神召集世界上所有人的灵魂于梦中,为每人分发了一张牌。
神当着所有灵魂的面宣布:
牌有普通牌与王牌两种,普通牌的牌面无任何信息,而每张王牌上写着不同的预言,并且只有一张王牌上的预言是真的。
王牌随机分布于世界各地,若他们五人于同一地点会面后,将获得神的部分能力且不死不灭,并可据此能力奴役全世界。
持有王牌的五人彼此并不知道另外四个人的任何信息。
五个人将于世界中央的小岛上汇聚,请尽量找到其他四个同伴,同时也要小心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
神说完这些话就消失了。
梦醒了,故事正式开始。

游戏开始在一座小岛上,持有王牌及想要获得王牌的人们前往这座小岛,在这里寻找自己的同伴和猎杀目标。那些被神选中的人们,殊不知还有更大的秘密隐藏在这座岛屿上。


最后欢迎参加游戏,游戏后台为107356638
注意,此次群宣内容为开宝语C


梗源知乎,有部分补充修改


光影 [世界观]


  这个世界被分为两个部分,表世界和里世界。

  先来谈谈表世界。

  表世界共由四个板块组成——西方的星星球国,南方的古灵国,北方的灰心国,以及东方危机四伏的古阿德里森林。

  在被修改过的世界法则第一条中是这么说的:“三国之间可以进行小规模的战争,但不允许出现吞并或其一系列的灭国行为。”则条列对于一直虎视眈眈着星星球国富饶但并未开发资源的地区的灰心国来说,可谓形同虚设。灰心国的力量不是最强的,但是它的首脑相当聪明,选择了长年积累的缓慢蚕食着星星球国的边缘。这种无关痛痒的事情损害不到古灵国的利益,因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世界法则会被修改,则牵扯到几百年前里世界与旅者相互串通,最后导致了居住在阿德里森林的龙族全部灭亡这一重大历史事件。

  不过我们现在不谈这个。

  让我们再来了解一下里世界。

  里世界,躲藏在阴影中的黑暗世界。居住在里世界的人都是由表世界的人内心之中的负面情绪凝结而成的自己。所以,每一个里世界的居民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极端。

  同时,因里世界的人好战这一特点,世界法则专门规定:“除旅者外,不允许有任何问题里世界的人进入表世界——同样的,表世界的人不能随意进出里世界。”

  最后,是关于旅者。

  两个世界之中只允许存在一位旅者。旅者是由世界挑选,并且已镜为媒,可以自由穿梭于两界之间的特殊生命。在不触犯世界法则的基础上,旅者可以携带一些非生命的物体来回穿梭。如果旅者触犯了世界法则,妄想建造一条可以链接两界的通道时,世界将会对此进行制裁。

  就比如上代旅者“星”一样……

  总而言之,在阿德里龙族灭亡的几百年内,两界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没什么过多的联系。


————————————————
关于cp——cp的话,是伽小和星月组啦!不过唯一的区别便是一个吃糖一个吃刀。稍微心疼一下活在对话中的星影。

KING GAME〔段一〕

语C群里玩KING  GAME时的一些小片段,改成全员向的写成小段子记录一下√
〔就当是我在写日记buni〕

————————————————————



  第一局是由伽罗来当KING。
 
  当伽罗得知自己是KING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瘫在椅子上,然后有两眼发光的爬了起来。

  众人:不祥的预感……

  上上下下又仔仔细细打量所有人的伽罗,得意洋洋的打了个响指,说:“那就二号和三号女装一下吧!”

  ……可惜二号和三号都是女生啊。

  月舞——二号。
  甜心——三号。

  原本就是女装了,伽罗你还想要怎么样。〔×〕


   第一局结束后,经知情人士透露:伽罗原本是想坑一下二卡子和凯撒来着。
  没把自己坑到穿上女装,上将你应该心满意足了。〔假的〕